英雄張逸民:來京開會,2天勞動,挖大會堂地基,榮耀一生

海戰英雄張逸民回憶錄77

1958年10月,我有幸作為解放軍英模代表,參加了北京的一次大會。

我是人民海軍軍人,整天都是跟大海打交道。前不久,剛在廈門前線打過“8.24”和“9.1”兩次金門海戰。金秋十月就應邀參加了大會。與我同行的是我大隊103艇輪機兵趙禮琦同誌。他是正式代表,我是特邀代表。而特邀代表的真正含義是什麽?說實話,那個時候我也稀裏糊塗。既然要我參加會議,管他是正式代表還是特邀代表,我想,按組織要求好好開好會就是了。

我提前數日從廈門出發,組織很關心我,讓我先回牛軛港,在家小住三天。回到家,看到了剛出生一年的女兒,真是特別興奮。女兒身體健康,剛剛會走路,能叫爸爸了。第一次聽到女兒喊爸爸,久違了的愛戀家庭的愛心,湧上心頭。有的時候,我獨自默默地想,女兒的幾聲“爸爸”,竟然能把我的心從波濤洶湧的大海中溫柔地拉回到家庭裏來,這力量很神也很大。在我心中,女兒真有一種無窮無盡的魅力啊!從此,我格外疼愛自己的女兒,雖說表麵有些嚴肅,可在內心,又有說不盡的溫柔啊!這次回家小住三天,有人若問我得到了什麽?我會說,從此一生都特別疼愛女兒。

我從福建出發到上海,再從上海到牛軛港,又從牛軛港到北京,不論換乘多少次,都走得輕快自如。沿途到處都感到老百姓一片忙碌的景象,到處都在歡天喜地地大搞建設。完全可以用“人山人海、紅旗漫天”來形容這個火紅年代。說實話,在軍營裏是見不到這些感人至深的勞動場景的。沿途所見,到後來又在北京大會上聽典型報告,給我參加會議起了預熱的作用。

會議期間,我們與會代表參觀了許多工廠,還參觀了北京“四季青”公社及北京農業展覽館。參加此次會議的人,絕大多數是從舊社會、從貧困中走過來的人。他們建設新中國的積極性很高,他們都是那個年代各行各業中成績突出者,他們都是那個時代的優秀青年的代表。

這次參加大會,我被選為大會主席團成員,既感到很突然,又覺得很光榮。作為主席團成員,是組織對我的一種鼓勵,又是一種榮譽的安排。

大會期間,由大會組織代表安排了兩次勞動。一次是參加建造人民大會堂建設勞動。另一次是參加十三陵水庫建設勞動。說實話,兩次勞動,代表們都是拚命地幹活,大家都想為大會堂多貢獻一份力量,多添一把土。這活幹得可真累,大家你追我趕也真的都是在競賽中完成的。說真話,我從來沒幹過這麽累的活,晚上回到住處,全身都有要散架子的感覺。

我印象最深的是參加人民大會堂的建設勞動。當時大會堂的工地,真是可以用熱火朝天來形容。我們幹的活,就是開挖地基。三人一組,一部手推車,兩個人拉,一個人推。我們的任務就是將開挖出來的土運走,拉出去500米遠,卸下來,再返回去拉。卸下的土,有專人裝上大卡車再運走。就是如此這般循環往複,幹個不停。這活累在哪裏?累在奔跑途中。一路不是小跑而是拚命地跑、瘋狂地奔跑,跑得上氣不接下氣還在跑。當時那種火熱的氛圍感染影響著每一個參加建設的人,大家在一種無法言述的熱烈情懷中連續幹了兩天。盡管很累,那畢竟還很短暫,隻累一時也就熬過來了。

之後到大會堂開會,我都有一種與眾不同的自豪感。當年那份勞動、那份過度的勞累,今天都變成了一種紀念,一種崇高的自豪。所以,我常想,我參加人民大會堂的勞動,其紀念意義遠大於勞動本身的意義。

會議期間,代表們還集體去一趟天津。去天津主要是參觀。參觀訪問了些什麽?因為都要是走馬觀花,印象很膚淺,甚至淡忘了。但有一件事我卻記得非常牢。我們乘坐的大客車,都是北京市交通運輸局進口的大客,還是從德國進口的。我因為這大客又新又敞亮,式樣又特別非常新穎,不但印象深刻,且至今不忘。說實話,我從小起就喜歡汽車,尤其喜歡那些漂亮的車子。不管是行駛在公路上或是停在車場上,我都會很貪婪地多看上幾眼。隻有看過癮了,心靈才會得到滿足。

聽這輛車子的司機師傅說,這是剛從德國進口的,發動機是柴油機,馬力很大。所以,這車子最大特點,就是跑得快。據說,可與小轎車比高低。這大客不隻跑得快,跑起路來又特別穩當,沒有任何震動感。當時能坐坐這類車,真是一種特殊享受。也就是從這時起,我多期待我們中國也能早日生產出自己的大客啊,這一等就足足等了卅年。卅年有多漫長啊,等得我頭發花白了,才看到了自己生產的大客車。

大會還安排代表去盧溝橋參觀。車子停在盧溝橋頭,大多數代表都擠到橋上去,各有各觀看的內容。有的很仔細地數橋欄上到底有多少個石獅子?有的則數有多少個橋墩?有的則要探討這橋究竟有多長?我則一個人站在橋頭發呆。我在琢磨:1931年的“9.18”事變是日本侵略中國的開頭炮,為什麽推到1937年“7.7”事變之後,中方才說是全民抗戰的開始?

我是東北人,自然對東北三省的命運更加關切。我常想,日本侵略中國是從1931年炮轟東北軍北大營開始的,俗稱“9.18”事變。但我從來沒聽說,這是全民抗戰的開始。這是否意味著中國承認日本人從俄國人手中奪得中國鐵路的特權,就能變為對東北三省管轄的特權?如果從全國角度看問題,東北三省是中國的東北地區,為什麽不講全國抗戰是從“9.18”事變開始的呢?如果有誰敢說這是小事,那就大錯特錯了。因為這個事件事實上是侵略,豈有不是全民抗戰之理?對此我長期都無法理解。

這次來北京開會,是我第三次進京。離京返隊的前一天,返程車票到手後,我又獨自去了趟天安門。此時,人民英雄紀念碑剛剛揭幕建成,氣勢非凡地聳立於廣場中心。我滿懷感恩與崇敬的心情,緩緩向她走去。在距紀念碑五十米處,脫帽肅立,行三鞠躬禮。再緩步走近紀念碑。這一路,我隻想了一件事:我對得起先烈們了。

我手扶紀念碑身,就是要與先烈們有精神上的溝通。希望能得到先烈們的護佑。我告訴先烈們,“8.24”、“9.1”兩次海戰,雖有勝負,畢竟我是拚死盡了最大努力了。雖說領導沒有以勝負論英雄,我終究是打了一次敗仗,指揮艇沉沒了,我也落水了。隻希望老天能再給我一次戰機,讓我能有個立新功的機會。我堅信,我才29歲,仍然有戰機在等著我呢。我在先烈麵前立下大願:以犧牲自己的生命作保證,絕不有辱軍人使命。要全力以赴,誓將快艇1大隊建設成海上鐵軍。一定要在海峽打出人民海軍的威風來!

會議一結束,我就往回跑。這一路很順當,都由海軍、艦隊給買好了車船票,真是一路馬不停蹄。先是風風火火到了上海,來到上海後,先向艦隊報到,然後根據艦隊指示再返回部隊。一到艦隊各種小道消息很多很多。但我隻聽組織正式通知。艦政通知我的第一條消息是快艇1大隊已返回牛軛港,要我返回牛軛港後向支隊報到。第二條通知是艦隊已下令,由我出任快艇1大隊大隊長,並晉升我的軍銜為海軍大尉。第三條信息是大隊政委劉春誌同誌調海軍學院學習了,他已離職,現在家中休息。

【我與副支隊長劉建廷、大隊政委劉春誌在一起】

這三條消息,對我都很重要,尤其讓我擔任大隊長一事,我是很激動的。為什麽激動,因為我登上大隊長這一台階,就是我有了施展自己才智的平台。我要把快艇1大隊變成“東海之虎”和海軍中的“鐵軍”。說實話,大隊長這個位置很重要,我非常看重是因為這是個可以在海上帶隊衝鋒陷陣的領頭人。今天我擁有這個位置,那就可以帶領戰艇高速前進了。從今天起,我可以從此再啟航,向前飛奔,努力作出更大的貢獻。

留下回复

時事通訊

熱門帖子

宿鳥驚飛有伏兵?賀龍高明設伏:農夫耕田牧童放牛,一切照常

貼標語的糨糊被喝光:進藏部隊遭遇斷糧,隻能用野菜充饑

進藏部隊特殊紀律:嚴禁個人上街購物,喝杯甜茶,一律通報

從印度買大米,供應進藏部隊,咄咄怪事:浮腫的人更多了

左權任八路軍副參謀長,實際履行參謀長職責,朱彭為何信任

梁興初包圍新鄉,守軍要“起義待遇”,林彪指示:堅決殲滅

八路軍自製炮彈,試射3發,全是“臭彈”,問題出在哪?

八路軍“摸金校尉”,掘洞炸城,嘴上含水,噴濕牆壁鋸牆縫

西藏軍區曾是大軍區!1955年撤銷六個軍區,全軍設12大軍區

公路就是生命線!進藏之初,糧食要繞道印度,運入西藏

西藏平叛,張國華指示:堅決執行不關、不鬥、不殺、不判

攻占越軍658高地,血的教訓:喊殺衝擊暴露行動,傷亡14人

左權犧牲,誰接任八路軍副參謀長?彭總老搭檔,再披戰袍

王必成冷麵肅殺,性格如林彪?犧牲戰友毛毯,珍藏49年

偉人接回兒子,第一句話:你母親臨走,說了什麽?

3小時斃33敵!炮兵自選陣地,攻下越軍高地,跟得上打得準

張國華打報告,自降西藏部隊工資,官兵不解,心有怨恨

蘇區數萬軍民,耗時4個月構工:與龍王比寶,結局不問可知

西藏平叛作戰,匪徒伏擊我軍連隊,80餘人傷亡

彭總落難,一野參謀長據理力爭,被免去軍區副司令職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