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海軍總司令,參觀魚雷艇大隊,感歎:年輕人,你們幸福

海戰英雄張逸民回憶錄75

第一次金門海戰結束後,蔣軍海軍原總司令、福建政協副主席陳紹寬將軍指定要專訪在金門海戰中打沉“台生”號的那支快艇部隊。這個消息傳到我這裏,既讓我感到很意外,另一方麵又感到十分突然。可以這樣說,陳紹寬將軍來訪是快艇1大隊自1953年組建以來,第一位來訪的黨外人士和民國海軍元老。

那是“8.24”金門海戰後第三天,即1958年8月27日上午10點不到,艦隊前指要我接電話。電話大意就是,福州軍區通知,要快艇1大隊熱情友好地接待好原蔣軍海軍總司令陳紹寬將軍。陳紹寬將軍將於今天中午到達快艇1大隊駐地。他是專程坐車從福州市來廈門專訪快艇1大隊的。這次來訪是老將軍指定的,他要來專訪擊沉“台生”號那支英雄部隊。上級還指示,一定要接待好老將軍,要將老將軍當自家人看待。還特別強調,老將軍精通海軍,不論是向他匯報戰鬥經過,還是回答老將軍的一切提問,都要如實回答、如實報告、如實講解。而且要保證在訪問過程中做到熱情、禮貌、安全。如果老將軍表示願意乘坐快艇出海,就在廈門港內轉上一圈。最後特別囑咐一定要特別確保老將軍的安全。

這是一件大事,我立即將上級的電話指示精神詳細向劉春誌政委作了匯報。劉政委立即作了分工,整個接待工作由政委主持,我負責向老將軍報告戰鬥經過和負責接待工作全過程的安全事宜,副大隊長全麵負責駐地安保及維持駐地的秩序工作。

真的,我這個人很好奇,接到上級這個電話後,我就在想一件事:這位老將軍為什麽對此役這般感興趣?若論勝利,炮擊金門的勝利要比我們幾顆魚雷大得多了,但老人家就是指定要專訪擊沉“台生”號的快艇英雄部隊。可見,老將軍的興趣是海戰,是海戰中擊沉“台生號”重傷“中海”號的勝利。這一勝利,肯定與老將軍心靈相通,他很想知道個究竟。因此,“金門海戰”勝利消息一播出,就讓老將軍興奮不已,並積極要求親自探訪快艇1大隊。同時,我也很想聽聽老將軍他是如何來評價這次“金門海戰”勝利的。

我們大隊接通知後,僅僅用了不到1個小時接待主要準備工作便順利完成。大隊四名領導幹部列隊在碼頭引橋外,迎接老將軍光臨虎嶼。碼頭停泊著6艘魚雷艇,艇員們全體都著常服,在各艇前甲板整齊列隊,迎候老將軍的到來。

11時許,老將軍在省軍區政治部多位領導的陪同下,驅車到達快艇1大隊駐地。在碼頭引橋外,有我們大隊四位領導幹部列隊迎接這位鼎鼎大名的、原蔣軍海軍司令陳紹寬將軍。

首先,由大隊政委劉春誌迎上前去,通報自己職務、姓名後,與老將軍親切握手。然後由劉春誌政委將我們三人一一向老將軍作了介紹。介紹我時,劉政委特別介紹說:“這位是我們大隊的參謀長張逸民同誌,這次海戰就是由他在海上指揮的。”老將軍聽了介紹後,隨即操著濃重的福州鄉音說:“我一聽到你們擊沉“台生”號的消息,就下決心,要來會會英雄。今天真的見到英雄了,真是幸會啊!”

老將軍特別用力握著我的手。並且用左手拍拍我的肩膀說:“你們都這麽年輕,真是超出我的想象啊。”老將軍一直拉著我的手不放,對我是那麽親切,又是那麽關愛。看著老將軍標準的軍人身姿,我心裏想,老將軍雖已在福州鄉下閑居多年,但海軍軍人特有的氣質卻依然如故啊!

劉春誌政委請老將軍到大隊部竹棚休息片刻,先喝清茶,再向老將軍介紹有關海戰情況。老將軍欣然接受,並說:“到了英雄部隊,就是到家了。我也是中國的老海軍啊。”劉春誌政委說:“老將軍是我們的老前輩,這次到我們快艇1大隊來,就是回到自己家了,還請老將軍對我們部隊建設,多提寶貴意見。”老將軍說:“我是來看望英雄們的,到了部隊後,一切聽從你們的安排。”

隨同將軍一道來訪的十來位貴賓,全進入竹棚內。落座後,每人一杯清茶,真是竹屋幽靜,清茶香溢,賓主熱情,笑聲朗朗。首先由我向老將軍匯報“8.24”海戰詳細經過。我介紹的許多細節,詳實、準確,老將軍聽得仔細、認真。老將軍還不時地點頭讚許。當我向老將軍匯報175艇的英勇事跡時,我看到老將軍從安靜中突然變得興奮起來,並插嘴說:“這樣的英雄事跡,隻有解放軍中才有,偉大啊!”

我從老將軍的表現中,能體會到,老將軍這番話是發自內心的呼喊。我想,隻有這位為民國海軍效力四十年,最後因反對老蔣而與老蔣鬧翻,辭職後隱居鄉下多年的老將軍才能發出這種真實的內心感歎!

老將軍聽我介紹後,心情十分激動,他確確實實被感動了。老將軍拉著我的手說:“年輕人,你們幸福啊!相比之下,我在海軍服務了四十年一事無成,真的很慚愧呀!”

的確,老將軍從1905年入江南水師學堂學駕駛算起,到1946年與老蔣決裂時止,他確實為民國海軍服務了整整四十年。四十年中,老將軍飽受北洋軍閥混戰和老蔣獨裁政治的欺壓、排擠,這正是中國舊軍人的苦衷所在。他說:“年輕人,你們幸福啊!”這也是陳紹寬老將軍在今昔兩重天的對比中,發自內心得出的結論。有很多時候,人們所以身在福中不知福,個人的經曆不同是關鍵所在啊。我常想,做人的第一要務,就是首先要搞清楚身在福中要知福的基本立足點。陳紹寬先生在我們麵前所言,真是發自肺腑啊!

老將軍在劉政委陪同下,緩步走出竹棚,邊走邊聊。劉政委邀老將軍到碼頭去看看水兵,看看快艇。老將軍連聲說好。我提前兩分鍾上了碼頭。當即下令各艇員到前甲板列隊,各中隊幹部到碼頭引橋邊集合列隊迎候老將軍。當陳紹寬老將軍來到碼頭時,我鳴一聲長哨,表示碼頭範圍內所有艇員立正。我跑步向前向陳紹寬老將軍報告:“海軍快艇第1大隊,全體官兵列隊完畢,請老將軍參觀指導。”

老將軍很高興,並連聲說:“謝謝,謝謝!”應當說,這樣的禮遇,是符合老將軍身份的。同時,這也是人民海軍對這位前民國海軍總司令的一種尊重。

老將軍走下引橋,劉政委將中隊幹部一一向老將軍作了介紹與引見。然後登上快艇,與各艇艇長、艇員們會麵。除了與艇員一一握手外,還一再表示:“有機會來英雄部隊並與大家見麵,非常榮幸,非常高興。”接著老將軍興致勃勃地仔細參觀了一艘K型快艇和一艘β型快艇。

老將軍看得十分仔細,並且詢問了快艇裝備和快艇使用的45-36型魚雷性能。走到180艇發射管時,老將軍問劉政委:“我能看看魚雷嗎?”劉政委回答:“沒問題。”馬上示意180艇打開後蓋。魚雷發射管打開後蓋後,隻能看見雷尾。

劉政委對老將軍說:老將軍想看全部,可以人工將魚雷從發射管拖到外麵來。老將軍連聲說:“不必了!不必了!看到螺旋槳的外形,我就曉得這種魚雷性能不錯。”這說明老將軍對魚雷很在行,說出的話很內行。

老將軍又問:“咱們中國現在可以自己造魚雷了嗎?”劉政委答道:“據說近一兩年就可以生產出第一批中國造的魚雷了。聽說自己造的魚雷,正在試驗中。”

老將軍一邊走一邊自言自語道:“蘇聯造的這種魚雷,性能很優越,設計造型也很美。”這時,劉政委問老將軍:“有沒有興趣乘坐快艇在港內轉轉?”劉政委的話,大概讓老將軍感到很意外,連聲說:“那太好了,我一生最喜愛軍艦,有很長時間沒乘坐軍艦了,我非常喜歡在大海上乘風破浪啊!”

老將軍到快艇1大隊訪問時,當時隻覺得老人家對快艇懷有特別感情,以為這隻是因我魚雷艇擊沉敵艦才引發了老將軍的興趣。後來,通過翻閱《民國海軍史》始知,老將軍早在1913年就出任了民國海軍“湖鵬”號魚雷艇艇長。1913年正是軍閥混戰的年代,他已經是上尉魚雷艇艇長了。他精通快艇,又精通魚雷。這時我才明白,他說的“年輕人,你們幸福啊”,這話有多深的含義啊!

看完了《民國海軍史》,我才恍然大悟,老將軍這次造訪1大隊並非偶然,這是老將軍與老蔣爭鬥多年的一次情感上的大傾瀉,也是老將軍雖擔任過魚雷艇艇長,卻沒有用武之地,一次都沒上過戰場情感上的大爆發。或許正是這次專訪快艇部隊,圓了他對海洋的洋深深熱愛和對海軍事業那種難割難舍感情的一次大釋放!

這次讓老將軍在廈門港轉轉,該乘坐什麽艇,由哪艘艇擔任護衛,那是用了一番心思的。最後商定:老將軍乘坐103艇,這是艘蘇聯產的β型艇,艇上有兩個槍座。可以讓老將軍坐在前槍座上,再由1艘K型艇護衛航行。這樣可以讓老將軍利用K型艇編隊時,看看K型艇優越的性能。我想,這才符合老將軍是民國海軍元老身份之舉。

劉政委請老將軍登上103艇,艇長王幹鳴哨敬禮,由劉政委扶著老將軍坐進103艇前艙炮座上。我在旁觀察,老將軍登艇、上槍炮座,動作靈活步伐有力。他雖年近70歲,屬於古稀之年,他的身體算是很好的。我想,老將軍年長我們40歲,無疑是我們的前輩。長江後浪推前浪,這就是社會進化的規律吧。103艇、180艇隨即離碼頭,向廈門西航道飛駛而去。因為開高速,陪伴在老將軍身旁的劉政委和老將軍談話,已經很難聽得清楚了。我隻聽到一句,老將軍說:“我是老海軍了,可我卻從來沒坐過這麽快的快艇。快艇有多威風,可是啊,你們這群英雄更威風。”

臨離碼頭時,老將軍又問劉政委:“這艇艇齡有多少年了?”劉政委回答:“差不多有20年了。”老將軍說:“這艇有20年艇齡?要在蔣軍海軍手中,早該報廢了。看看你們的保養情況,我就知道,這保養是下了大工夫了。這艇保養得多好哇!”航行曆時40分鍾,途中還做了些編隊的演練,老將軍不斷伸大拇指表示讚揚。

兩艘快艇回程靠碼頭動作,真是一招一式都很到位,老將軍大加讚揚:“你們離靠碼頭的動作,素質很高。看到你們操作這般熟練,我就知道,你們是一支能打勝仗的優秀部隊”。

老將軍走上碼頭後,就跟我們幾個大隊領導幹部握手告別。我們本想留老將軍跟水兵們一道吃頓便飯,可老將軍執意要走,省軍區陪同人員也說:“你們就尊重老將軍的意願吧。我們到廈門去用餐。”不過雖說沒有吃頓午飯,但他走時一些肺腑之言,卻讓我一生難以忘懷。話並不多,卻是字字千金啊!

老將軍拉著劉政委和我的手一直不放,並且語重心長地說:“我今天見到了你們這些中華精英,看望了英雄部隊,又乘坐了你們的戰艇,到海上跑了一回,我一生的遺憾,從此煙消雲散了。你們就是我的希望,你們就是中國海軍的希望!我從此不再惦記海了,可以瞑目了。今天我在魚雷艇1大隊看到了中國海軍發展的未來。謝謝你們。謝謝!”

老將軍的話很有感情。無疑,這些話是老將軍的心裏話,甚至是在心中沉積一生的金玉良言。這話不隻語重情長,更像是將一支沉甸甸的海軍曆史接力棒交到我們手上,與其說這是老將軍的個人希望,莫不如說,這是近百年來對大海的期望。我想,我們會像接力賽運動員一樣,接過前輩對大海的寄托,再一代一代往下傳,中國的海洋事業,一定會繁榮興旺的。

老將軍一行的車隊,緩緩地駛離虎嶼碼頭,在遠處的山腳處消失了,而我這顆滾熱的心仍在激動不已,久久望著老將軍離去的山腳。

十年後,我從報上得知老將軍與世長辭了,我一個人默默地向南方鞠躬致敬,以表達我的一片真誠和對他的深深敬意。說真話,我為這位前輩離世,不隻很悲痛,甚至還流下了熱淚。我默默思念這位已故老人。至少他的光輝一生中有三點是出類拔萃和光輝照人的:在光明與黑暗的搏鬥中,他是光明的使者。他參加過第一次世界大戰。他與老蔣的對弈中,他反對獨裁,向往光明,最後隻能全身而退,在福建鄉下隱居。其次,老將軍人品很高尚,對妻子一諾千金。他新婚妻子病逝後,他發下豪言,從此不再娶。一生中經曆了尉、校一直升到上將,始終未娶妻室。老將軍如此忠貞,真是從一而終啊。再其次,老將軍一生未卷入內部戰爭。在蔣軍中,一級上將裏手上沒沾滿我們革命誌士鮮血的,恐怕是鳳毛麟角了,而老將軍就是鳳毛麟角。

老將軍讓我感觸最深之處,就是在他的感情世界中大海的情結既很濃重又很深沉。老將軍與大海結緣一生,他自己的全部精力都奉獻給了中國的海軍事業。至於他說的“一無所成”,自然有幾分是謙虛,更多的成分則是反映了他對老蔣的排斥異己的不滿和無奈。從老將軍登上虎嶼快艇碼頭,見到快艇後那副眼神,以及他那強烈的感情衝動中,我就能體會出,大海在他心中的地位、軍艦在他心中的分量了。

一個人的真實感情是無法掩飾的,在其表情、言談、舉止中一覽無餘。說真心話,他的那份真情,讓我好感動啊。老將軍的曆史,幾乎就是民國海軍的曆史。同時,他又是中國為數有限的幾位曾在英國海軍中參加過第一次世界大戰的中國海軍軍人,那可是中國人的驕傲啊!老將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不能為國有大的作為,那是蔣軍不抵抗的結果,最後也因不滿老蔣打內戰而與之徹底決裂了。正因為在他的感情世界裏堆積了太多的遺憾與愧疚,所以這次到快艇1大隊來訪問,這是他發自內心的一種願望,更是他發自內心的必然呼喊。

我們一見麵,老將軍就反反複複地說:“從我得到你們打沉“台生”號的消息,我就情不自禁地向省裏提出要求,就想看看你們這群英雄!也想知道你們是怎樣打勝仗的?”當我向老將軍介紹戰鬥經過,說到是在距敵艦500米以內距離上發射魚雷時,老將軍猛然站起身來問:“多遠?550碼?”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是否聽錯了。於是又坐了下來。並自言自語地說:“誰能說當今中國沒有勇士?”

劉政委當即插話說:“我們參謀長張逸民同誌,打沉“洞庭”號時,是200米射的雷。”陳老將軍又站起身來激動地說:“了不起啊,你是我們中國軍人的驕傲啊。”我想,老將軍是幹過魚雷艇的軍人,所以他對魚雷艇艇長必須具備的獻身和犧牲精神能有更深層的體驗。而由此得出的感慨,更是至誠的,或說是感同身受。他的一生中,當年當魚雷艇艇長時沒戰機打仗,而他的部下雖有戰機,卻表現得毫無大丈夫敢死氣概。留給老將軍的無奈和遺憾,則是自然的。

留下回复

時事通訊

熱門帖子

“餘則成”發出絕密情報,卻給粟裕帶來困擾:情報並非萬能

老山戰場凱旋,群眾夾道歡迎,車速一檔,1小時走2公裏

排長提升,誰來補缺?3個班長激烈競爭,無一成功

上甘嶺特功八連連長,半年4次特等功,對付美軍炮火3點體會

上甘嶺特功八連連長,半年4次特等功,對付美軍炮火3點體會

張靈甫駐紮“要飯官莊”,太不吉利?軍官相爭,大打出手

誌願軍老兵回憶:上甘嶺石頭炸成粉,隨手一抓就有骨頭彈片

炮擊金門,無奇不有:被炸得鼻青臉腫,老蔣卻連聲叫好

對越還擊教訓:越南女兵恩將仇報,獲救後開槍掃射我軍

團長考核,誌願軍首席狙擊手沒瞄靶,5槍擊落4隻麻雀

情報奇才10歲入伍,紅軍破譯電報高手,晚年犯錯未授銜

為什麽讓林彪當紅大校長?並非被貶,特殊經曆就是一本書

粟裕僅7000人,韓德勤再不行也有3萬人,結果出人意料

決死縱隊團長,回憶上黨戰役:碧血北關巷戰,逐屋爭奪拉鋸

中越邊境究竟埋了多少地雷?保守130萬,村支書踩爆一枚

上甘嶺接力,“皮老虎”打殘“紙老虎”,美軍汽車拉一天死屍

政委犧牲,團長沒反應過來,張口喊政委,黯然淚下

粟裕成名之戰,個性鋒芒畢露,項英擔憂:要把老本賠光

喝杜康酒,吃狗肉,你還要什麽?戰友毫不隱瞞:北京女兵

魚雷艇沉沒,我落水後喊:解開救生衣,寧死不當俘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