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南總攻前夜,王耀武慷慨送上我軍急需火炮?其實另有隱情

作者:忘情

1948年夏,豫東、兗州戰役相繼結束後,分兵一年之久的華野內、外線兵團得以重新合兵一處。此時,山東境內蔣軍僅剩下濟南、青島等少數據點了。粟裕決心舉全華野之力發起濟南戰役。具體部署是,山東兵團司令員許世友指揮華野14萬大軍圍攻濟南,粟裕親率18萬部隊,準備打擊可能由徐州北上增援濟南的蔣軍3個兵團。

濟南城防堅固,城內及其外圍駐守的蔣軍計有3個整編師部、9個正規旅、5個保安旅及特種兵部隊,共計11萬人。守將王耀武以濟南內城為核心防禦陣地,以外城和商埠為基本防禦陣地,以濟南城外100多個堅固支撐點組成外圍陣地。各陣地內均築有鋼筋混凝工事以及夾壁牆。

許世友

很顯然,要打下如此之多兵力駐守的中心城市,難度相當大。攻城部隊得擁有大量的火炮、炮彈和炸藥才行。而華野攻城西集團由3縱、10縱和魯中南縱隊組成。攻城東集團由9縱和渤海縱隊組成。兩廣縱隊及華野外線兵團特務團負責圍殲困守長清之敵。冀魯豫軍區一部圍攻齊河之敵。華野13縱為總預備隊。

上述部隊雖然有多達6個縱隊的番號,但均極不充實。其中最為“兵強馬壯”的3縱和10縱,每個縱隊僅有2個師。10縱總兵力為2.5萬人,而3縱隻有2.3萬人。其他各縱隊就等而下之了。最弱的兩廣縱隊實際隻有3000人,僅相當於1個加強團的實力,其中戰鬥人員還不及此數。

和濟南守敵相比,華野攻城兵力僅占微弱優勢。而在炮兵方麵,除兩廣縱隊外,各縱隊雖名義上擁有1個炮兵團,但實際實力僅相當於1個滿編的炮兵營。雖然華野將特種兵縱隊炮1團的2個營,炮3團(欠2個連)加強給了華野攻城集團,但這點加強火力要分攤到東、西兩個進攻方向上。因此無論哪個方向,華野炮兵火力和當麵之敵相比,實際並不占優。

不過,華野從來不會因為火力不如對手就不敢打仗,不能打仗,不能打勝仗。尤其是進入1948年之後,華野各部無論是在內線,還是外線,均連戰連捷,士氣正旺。因此,許世友采取集中兵力火力於一點,逐個拔除濟南外圍據點,在野外消耗守敵兵力的戰法,同時針對濟南城內守敵來源複雜,派係矛盾突出的特點,大力展開分化瓦解和統戰工作。

作為攻勢總預備隊的華野13縱,也不像一些人想像的那樣剛開始被置於後方,而是按許世友的部署,於9月18日開始,以39師猛攻敵興隆山、青龍山兩個要點,殲滅守敵第213旅一部。許世友之所以這樣用兵,是因為13縱進占這兩個要點後,既可向東加入攻城東集團,又可向西加強攻城西集團,獲得了自由轉兵的便利。

應該說,許世友考慮得很周詳。就在13縱攻占興隆山、青龍山後不久,蔣軍整編第96軍兼整編第84師師長吳化文,在我軍事打擊和統戰攻勢雙重壓力下,率3個旅約2萬人宣布陣前起義。由此,濟南守敵正規軍銳減三分之一,濟南西部防線出現了一個巨大缺口。

出於穩妥考慮,許世友一麵令10縱一路“護送”吳化文部到指定地點,一麵急命13縱不待吳化文部全部撤出陣地,即迅速奪取白馬山、丁家山、辛莊,插進商埠。

13縱37師一馬當先,以111團1營和3營分別趁亂奇襲白馬山和丁家山。當時,王耀武正急調部隊填補吳化文部留下的防禦空檔。戰場上敵我兩軍均在行進中,場麵頗為混亂。我軍2個營利用軍服顏色和守敵相近的特點,一舉奪占了這兩個要點,為13縱此後進攻商埠解除了側翼威脅。幾乎與此同時,我37師109團也占領了距商埠外圍的辛莊。

這時,有群眾找到在109團後麵跟進的110團3營,向我軍報告了一個重要情況:辛莊附近有1個規模頗大的蔣軍軍火庫,隻有1個排的看守兵力。110團3營7連立即在向導的指引下乘天黑摸了過去,沒費吹灰之力便收拾了軍火庫為數不多的看守。

當7連指戰員們打開倉庫大門後,簡直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裏麵整整齊齊放列著20餘門完好無損的日製94式山炮,還有野炮和數量不菲的92步兵炮及100毫米迫擊炮。碼成一垛垛的彈藥箱品類豐富,從炮彈到各種型號規格的子彈均有,大多為日式裝備。

濟南戰役於9月16日晚打響,這都將近20日淩晨了,濟南東西兩線均打得熱火朝天,王耀武怎麽還會讓如此眾多的火炮靜靜地躺在倉庫裏“睡大覺”?這個問題,因為王耀武被俘後就被直接轉運進軍官教育團了,13縱指戰員沒機會當麵向他尋求答案。以蔣軍的一貫表現來看,最大的可能是這是蔣軍部隊暗藏的“私貨”,作為濟南守軍主將的王耀武本人並不知曉。因為在蔣軍裏,實力就是軍官們的升官發財、保職位、保話語權的本錢,藏私之舉乃普遍現象。隻不過由於濟南城西防線動搖,蔣軍各部忙於堵塞戰役缺口,部隊調動一片混亂,沒人顧得上倉庫裏這批“大殺器”。

戰爭打到1948年秋,華東戰場已無小仗可打。在雙方主力兵團的正麵對撞中,我軍必須硬碰硬殲敵重兵集團,才有可能繳到身管火炮這類重武器。而且由於戰事激烈,最終好不容易繳到火炮,往往炮彈已所剩無幾。因此13縱在總攻濟南前,居然沒費吹灰之力便得到了這批數量不菲的火炮和各式彈藥,實在是意外之喜。

周誌堅

高興之餘,13縱隊司令員周誌堅下令將山炮、野炮收歸縱隊炮兵團所有,92步兵炮分至各師,100毫米迫擊炮裝備各團屬炮連,並將攻城急需的各種彈藥悉數發了下去。這些火炮和彈藥在此後的濟南攻堅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留下回复

時事通訊

熱門帖子

海戰英雄張逸民:2艘魚雷艇相撞,責任人開會不檢討,我裝瞌睡

粟裕頻繁調動部隊,許世友發牢騷:你們隻曉得地圖上指手畫腳

誌願軍副師長張峰:一個月內,當了平壤漢城兩個首都的司令

120師是否擊斃日軍少將?日本史料並不可信,肖鋒日記記錄真相

誌願軍出國,麵臨嚴峻難題:“取之於敵”杯水車薪

抗聯大叛徒謝文東,包圍縣城殺50餘官兵,我軍派坦克攻城

新兵連上下鋪的講究:上鋪比下鋪早醒2分鍾,還不方便

爭議在西段,開打在東段:1962年對印反擊策略,規律何在

聶帥憶抗戰初期拚刺刀:3個日軍背靠背,10個八路軍不占便宜

援助老撾2年,空心菜當家,“鋼管菜”吃太多,回國不願碰

援助老撾2年,空心菜當家,“鋼管菜”吃太多,回國不願碰

援助老撾2年,空心菜當家,“鋼管菜”吃太多,回國不願碰

海戰英雄張逸民:我一生兩次1月10日,冰火兩重天,改變人生

誌願軍出征,彭總囑托劉亞樓:空軍司令員,我等著你的空軍呐

聶榮臻伏擊日軍,繳獲3門山炮,卻無人會開車,隻好燒汽車

警衛員借門板鋪床,粟裕批評:門板拆了,老鄉敞著門怎麽睡?

新兵連發了兩個包:一個枕頭包,一個是針線包,另發大褲衩

張逸民回憶:我單艇獨雷,近距炸沉蔣艦,水柱衝天,震得耳朵失聰

鏡頭裏的將軍:“兩山”戰場傳來重磅消息,40歲何其宗當軍長

砥平裏之戰,6個血的教訓,師長不識團長,鄧華做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