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22師戰史:政委王震帶隊衝鋒,獲三等紅星獎章

75個紅軍師59

作者:卡迪羅

在工農紅軍曆史上,紅軍主力部隊存在過兩個紅22師,分別是湘贛蘇區紅8軍22師和江西蘇區紅9軍團22師,這回介紹湘贛蘇區紅8軍22師。

1932年9月,為加強與江西蘇區僅一江之隔的湘贛蘇區的武裝鬥爭,上級決定將湘贛蘇區的三個獨立師合編為紅8軍,並派蕭克、蔡會文來擔任軍長、政委。其中原湘贛獨立1師改編為第22師,師長譚家述,政委王震,下轄第64、65、66三個團共1150人,64團長彭子雲(1932年犧牲),65團長不詳,66團長汪春和。

譚家述,原名譚壽生,1909年出生於湖南茶陵,參加過南昌起義和南下廣東作戰,部隊失敗後輾轉回鄉,先後任縣農民自衛部部長、茶陵遊擊隊大隊長、湘東獨立第一師三團團長。王震,1908年出生於湖南瀏陽,北伐戰爭中曾任工人糾察隊隊長,後在長沙、武漢從事地下工作,1929年調往湘贛蘇區,曾任湘東獨立第一師一團政委。

其實早在1932年3月,上級就要求湘贛蘇區成立紅8軍,但由於兵力和幹部嚴重不足,隻能暫時將湘贛獨立1師和獨立8師合稱為紅8軍。部隊不設軍部,由實力較強的第1師指揮機構充當軍部,但兩個師實際上也各自活動。原定軍長李燦在赴蘇區任職途中被捕遇害,代理軍長的原獨立1師師長李天柱、原紅軍學校校長馮達飛則都在蕭克等抵達前負傷離隊。

【紅8軍22師師長譚家述,政委王震】

蕭克、蔡會文接手部隊後,發現情況比想象的還要糟,在1932年6月,紅22師尚有2700餘人,才半年不到的時間,居然減員超過一半?這裏麵固然有前任代軍長馮達飛指揮不力導致的戰鬥減員,但也有生病、逃亡等原因造成的減員。在紅8軍的後方醫院裏,居然躺了2000名傷病員,比前線作戰部隊還多,實在是聞所未聞的奇聞。

在紅一方麵軍帶兵經驗豐富的蕭克認為,這是紅8軍“遊擊習氣”太重造成的,於是對部隊編製進行了一些調整,裁撤了多餘的機關人員,充實到基層連排裏。同時加強部隊正規化建設,每個班設一名特等射手,加強非戰鬥人員的訓練等。不過,由於此後紅8軍直屬紅軍總司令部領導,不再歸湘贛蘇區地方指揮,也引起了一些地方幹部的不滿。

為配合江西蘇區第四次反圍剿,上級曾命紅8軍北上袁水流域,配合紅16軍作戰,但蕭克認為以紅8軍區區兩千餘人根本不可能完成這個任務,於是決定轉向進攻實力較弱的敵軍第52師。1932年11月,紅8軍22、23師在官田、桂林坊一帶兩次擊敗第52師,繳槍100斃俘敵400餘人,雖然戰果不大,但好歹打出了軍長蕭克的威信,讓手下指揮員們心服口服。

【紅8軍兩任代軍長,李天柱和馮達飛】

1933年3月,蕭克終於帶著紅8軍來到袁水一帶,但麵對敵人的封鎖沒能找到有效的渡河方式。這時湘軍第15、28、63三個師趁虛侵入湘贛蘇區,蕭克決定回師蘇區,殲滅其中戰鬥力最弱的第28師。4月4日,紅22師作為部隊主力,對駐紮在零田圩的第28師166團發起猛攻,第165團以兩個營的兵力前來增援,被紅8軍阻擊部隊全部殲滅。

與此同時,紅22師也乘機攻入了第166團在零田圩的村落,並與敵人展開激烈巷戰。一名19歲的紅22師醫療隊看護員憑借一把撿到的圓鍬,埋伏在巷子裏偷襲打傷了一個敵軍連長,繳了他的駁殼槍並通過他招降了40多名湘軍士兵。整個零田圩戰鬥,紅22師共俘敵百餘人,其中有80%經教育後都加入了紅軍,大大提高了之後紅8軍的作戰技術。

受地方武裝的封鎖和圍困,另一支侵入蘇區蓮花縣城的湘軍第63師已經到了快斷糧的地步,師長陳光中被迫派出四個營去接收後勤物資,蕭克得知消息,決定在敵人回來的必經之路九渡衝伏擊敵人。1933年5月6日下午,敵人押送著一大批軍用物資呈一字行軍縱隊抵達九渡衝地區,茶陵獨立團首先與敵人打響,並吸引了敵人兩個營的兵力。

【原紅8軍軍長蕭克與八路軍120師師長賀龍在抗戰時期的合影】

這時譚家述、王震指揮的紅22師突然出現在敵後山頭,把敵人這兩個營連同押送的物資全部壓到山穀裏,僅花一個小時就將其全殲。敵人的兩個後衛營見形勢不妙,便爬上製高點固守待援。蕭克見天色已晚,便召開會議,研究第二天要不要繼續打下去。王震在會上表示:我軍有取得勝利的充分條件,完全有理由第二天繼續打!蕭克同意了王震的意見。

第二天早晨六點,王震親率紅22師,冒著敵人的火力向上仰攻。雖然山頭的敵人一個勁地往山下砸手榴彈,但手榴彈爆炸產生的煙幕反而成了掩護紅軍戰士的有利屏障,紅22師一股腦衝上山,嚇得敵人大部分繳械投降,一小部分溜下山向蓮花潰逃。與此同時,陳光中親自帶領第63師的兩個團趕來增援,其兵力和紅8軍參戰的總兵力旗鼓相當。

在左右翼包抄的紅23、24師紛紛投入戰鬥,譚家述、王震也率領紅22師主力,追擊著逃跑的殘敵,直衝向第63師本陣,在潰兵和紅軍的雙重衝擊下,敵第63師一下子就被衝垮了,一直退到蓮花縣城。此戰紅8軍俘獲湘軍人槍數千,及全部供63師使用的後勤物資,取得了湘贛蘇區曆史上首次大捷。

【蓮花烈士紀念館】

為了給部隊補充物資,1933年5月29日,陳光中又組織了一支龐大的運輸隊,結果在經過棠市地區時再度被紅8軍伏擊,物資全部被紅軍繳獲。紅22師師長譚家述、政委王震因為在九渡衝、棠市兩次戰鬥的突出表現,而在1933年八一紀念日上被各授予三等紅星獎章一枚。

1933年6月,在上級將小軍小師合並為大軍大師的要求下,紅8軍22師被改編為紅6軍團17師49團,原師長譚家述改任紅18師參謀長,原師政委王震改任紅17師政委。紅49團作為紅6軍團的第二主力團(第一主力團紅52團在1934年甘溪之戰中損失掉),在之後的曆次戰鬥中都扮演了重要的中堅角色。

附錄

紅8軍22師曆任師長:

譚家述(1932.10-1933.06,1955年中將)

紅8軍22師曆任政委:

王震(1932.10-1933.06,1955年上將)

留下回复

時事通訊

熱門帖子

抗聯大叛徒謝文東,包圍縣城殺50餘官兵,我軍派坦克攻城

新兵連上下鋪的講究:上鋪比下鋪早醒2分鍾,還不方便

爭議在西段,開打在東段:1962年對印反擊策略,規律何在

聶帥憶抗戰初期拚刺刀:3個日軍背靠背,10個八路軍不占便宜

援助老撾2年,空心菜當家,“鋼管菜”吃太多,回國不願碰

援助老撾2年,空心菜當家,“鋼管菜”吃太多,回國不願碰

援助老撾2年,空心菜當家,“鋼管菜”吃太多,回國不願碰

海戰英雄張逸民:我一生兩次1月10日,冰火兩重天,改變人生

誌願軍出征,彭總囑托劉亞樓:空軍司令員,我等著你的空軍呐

聶榮臻伏擊日軍,繳獲3門山炮,卻無人會開車,隻好燒汽車

警衛員借門板鋪床,粟裕批評:門板拆了,老鄉敞著門怎麽睡?

新兵連發了兩個包:一個枕頭包,一個是針線包,另發大褲衩

張逸民回憶:我單艇獨雷,近距炸沉蔣艦,水柱衝天,震得耳朵失聰

鏡頭裏的將軍:“兩山”戰場傳來重磅消息,40歲何其宗當軍長

砥平裏之戰,6個血的教訓,師長不識團長,鄧華做檢討

華野七月分兵,究竟是對是錯?粟裕:山東的水都快喝幹了

第一次送禮:為了去儲藏室取東西,戰友提醒我,給文書送盒煙

鏡頭裏的將軍:廖錫龍師長站在烈士墓前,淚流滿麵,泣不成聲

50軍殲英軍坦克營,彭總不信:曾澤生出身國軍,謊報戰績?

援助老撾,手榴彈蓋子沒了,戰士扔河裏銷毀,炸回一鍋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