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5年授勳,主席對張仁初說:當年臘子口打得好,謝謝你

作者:老街巷口

提起第26軍首任軍長張仁初,很多人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張瘋子”的外號。

張仁初18歲參加紅軍,性格直爽、作戰勇猛,多次負傷,屢屢提升。1932年夏,紅12師警衛連副連長張仁初率突擊隊出擊,在戰鬥中被一發子彈擊中腹部,當場昏死過去。醒來後,張仁初發現整個陣地上就他一個活人。他摸了摸自己腹部傷痛處,卻抓到自己的腸子。

懷著活下去的信念,張仁初將腸子塞入肚內,取下綁腿裹住腹部,一點一點向後方爬去。不知爬了多久,他幸運地遇上了紅軍的救護人員,被抬上擔架後送救治。

這一次負傷,是張仁初參加紅軍以來第三次負傷,也是最嚴重的一次。由於缺乏藥品,醫護人員隻能簡單地為他衝洗傷口,把腸子縫了回去。在昏迷了4天4夜之後,張仁初奇跡般地活了下來。

【張仁初(1909-1969),開國中將】

【油畫:紅軍反“圍剿”戰鬥】

長征時期,張仁初傷病在身,任紅四方麵軍保衛局通江分局保衛隊長,不久任營長。紅一、四方麵軍在達維會師後,紅四方麵軍將3個團抽調給紅一方麵軍。33軍98師294團團長張仁初,調入紅一軍團2師4團,“降職”成了該團2營營長。

張某與主席分道揚鑣後,有人勸告張仁初:“在紅一方麵軍,你隻能當營長。回四方麵軍,團長的位置還不是你的?”

張仁初大事不糊塗:“我既然來了一方麵軍,就是一方麵軍的人,堅決不回去!”

與他一起留下的,還有後來成為29軍軍長、時任2營6連連長的“臘子口英模”胡炳雲。

紅4團的前身是“葉挺獨立團”,有許多精兵悍將。但張仁初很快憑借自己的指揮才能,在這支英雄部隊脫穎而出。

張仁初出名的首戰,是突破臘子口。

1935年9月16日,紅一方麵軍抵近川甘邊界的臘子口。此地素有“天險”之稱,也是四川通往甘肅的必經之地。如果紅軍無法突破臘子口,那就得退回草地。

紅4團擔負攻堅重任。上級下達進攻命令,1、3營便展開輪番攻勢,可就是無法拿下。麵對困境,張仁初向王開湘團長請戰:“團長,讓我帶2營上!”

臘子口地勢險峻,山口約30米寬,四周高山險峻,就連山口兩邊也盡是懸崖峭壁。在山中下麵的兩座山峰之間,有一條深不見底、湍急的石沙河。河上有一座木橋,將兩座山峰連接起來。要想突破臘子口,就必須通過此橋。

蔣軍偏偏利用了這一點。守敵魯大昌部專門在此部署2個營的兵力,配以碉堡群、縱深陣地鞏固防禦。張仁初的2營剛上去,便因地形不利、部隊無法展開,數次衝鋒都被敵兵壓了下去,傷亡慘重。

【版畫:突破臘子口】

【川甘邊界的臘子口地區地貌】

部隊久攻不下,軍團長林彪心急如焚。他一次又一次地派傳令兵,督促紅4團盡快突破。

十多次進攻都難以奏效,張仁初營長索性豁出去了。他叫來主攻連連長胡炳雲,下令:“必須來硬的了,你去組織突擊隊,我帶主力迂回!”

17日淩晨,6連在胡炳雲的帶領下,組建了一支15人規模的敢死隊,分為三組。有一組敢死隊員沿著河岸,向橋底前進時被蔣軍發現,遭火力壓製;而胡炳雲則帶領剩下的兩個小組衝到橋邊,一邊投擲手榴彈,一邊手持大刀衝進蔣軍工事,把所見之敵逐一砍翻。張仁初也手持大刀,率營主力迂回進攻,一番搏殺後終於突破臘子口天險。

得知臘子口大捷,軍團政委聶榮臻興奮地說:“這臘子口一開,全盤棋都活絡了!”

因在臘子口一戰有功,張仁初升任紅4團副團長。陝北河梁灣一戰後,主席曾專門召開過一次幹部會。當他提及臘子口勝利時,突然用濃重的湘音問道:“在座的各位,有哪些是參加過臘子口的同誌?站起來讓大家看看!”

張仁初等人起立,全場響起熱烈的掌聲。過了數十年,張仁初對這一場麵依然記憶猶新。

1955年9月27日,新中國首次授銜授勳,張仁初授中將銜。主席笑著對他說:“你就是當年打下臘子口的張營長吧!這一仗打得好,謝謝你!”

這一天,是臘子口大捷20年。將軍事後激動地對家人說:“主席的記性真好!事隔這麽多年,還能記得臘子口!”

【油畫:紅軍奪下臘子口】

【臘子口戰役紀念碑】

留下回复

時事通訊

熱門帖子

紅7軍團北上,粟裕從此天涯孤旅,暮年憶:對行動一無所知

魚雷快艇,僅正連編製,但技術要求高,陸軍團營不能比

鄭州戰役,鄧政委叮囑陳賡:不能僥幸,死貓當成活老虎打

誌願軍師長被埋,軍長下令營救,沉痛交待:要有送花圈的準備

羅瑞卿重傷住院,旁邊有人說:多半不行了,趕緊做棺材

一部電影,動用1萬枚真炮彈、160噸炸藥,還原真實的淮海戰役

八路軍炸日本軍列,發現是客車,果斷停止:車上有中國人

加入海軍,戰雷成為我的第二生命,是我相依為命的戰友

主席講一典故,陳賡挺直腰杆表態:破釜沉舟,殺去豫西

劉伯承和朱可夫是校友?林彪蘇聯養傷,“開小灶”入讀伏龍芝

我軍湯姆槍從何而來?粟裕回憶:張靈甫和邱清泉均命喪該槍

開國少將龍書金,重傷致殘,左臂短2寸,前後能轉卻無法抬臂

彭德懷故意丟棄槍械,示敵以形誘敵,活捉胡宗南1旅長2團長

既生瑜,何生亮:麥克阿瑟並非不能打,隻是遇到彭大將軍

到海軍學校,除了正課,我讀了兩類書:軍史戰例和主席哲學

粟裕偏師打進蔣氏老家,建立根據地,敵人將粟裕與朱毛並列

誌願軍31師失聯,軍長曾紹山捏了把汗:難道重蹈180師覆轍?

八路軍穿布鞋,國軍穿草鞋:最終勝負,已在士兵腳上決定

黃克誠攻堅,違反常規:先打強敵,而且不留預備隊

粟裕用棺材裝炸藥,悲悲戚戚出殯,突然炸城牆,攻占兵工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