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戰英雄張逸民: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認為不全麵

海戰英雄張逸民回憶錄22

1951年,我從43軍129師385團選拔到海軍後,被送到青島的快艇學校。我在快艇學校利用業餘時間讀書,從此養成了愛讀書的好習慣。我讀二戰諸多實例究竟接受了什麽?有哪些裨益呢?不妨在此敘述一些要點,僅供朋友們參考。

前麵的文章中,我談了四條:第一條,指揮員使用無線電通訊一定要有節製,一定要兩手準備;第二條,珍珠港戰役給海軍軍人的重要啟迪;第三條,管人、管物同等重要;第四條,敵我雙方在炮火威脅之下,及時搶占有利的魚雷射擊陣位,這是攻防雙方的生死之戰。本文再說說第五條至第八條。

第五條,模擬訓練十分重要,作戰部隊各級都可采取。

珍珠港戰役前,日本艦載航空兵專門找模擬港灣進行臨戰訓練。其與珍珠港的逼真程度,真有到了無以複加的地步。珍珠港戰役進行得如此順利,與模擬訓練成功有極大關係。最終戰果如此輝煌,模擬訓練是有大功的。我認為,臨戰訓練可以沒有模擬情況,但模擬訓練必定與所實施的打擊行動相連。模擬訓練,肯定要對本戰役中經過改進的技術與戰術在戰前加以試驗,或對改進的新型裝備性能加以驗證。日本海軍艦載航空兵就在珍珠港戰役前,根據訓練中實際效果將深水魚雷改裝成淺水魚雷,在後來的實戰中發揮了巨大的作用。由此可見日本人為突擊珍珠港真是絞盡了腦汁。

模擬訓練辦法雖好,但做起來都十分困難。困難之一,就是模擬什麽?這大概隻有戰役指揮員心中最清楚。因戰役的指揮大權是掌握在戰役指揮員的手裏的。而模擬訓練兵力,主要突擊兵力,保密性又極強,這就是模擬訓練的主要難點。當然,依我看,模擬訓練又不全是戰役指揮員的專利,任何一級指揮員都有模擬訓練的資格。我就想,擔任快艇艇長就沒有模擬訓練了嗎?答案是肯定的。我認識到想要成為出色的戰艇,全艇的模擬訓練,肯定是我和全艇人員迅速成長的途徑之一。我為了找到近戰射雷的真實感覺,戰前我曾創造1.5鏈射雷的紀錄,並依此取得了近戰的經驗。誰能說這不是模擬訓練?

【張逸民戰友合影】

第六條,麵對挑戰,把握戰機的最有效途徑就是迅速做強自己。

我讀過很多戰例,而每個戰例都可稱之為是一麵鏡子。這鏡子既可照出敵人,也可以照亮自己。相比較,我則認為,照自己比照敵人更為重要,更為真實。這是因為打仗這東西,玩不得半點兒虛假,玩不得有任何哥們義氣,必須真真實實,接受實力對實力的考驗。所以,降到誰頭上的戰機,運氣的成分極少。把握戰機得用實力,得靠智慧。

當指揮員的,不論官職高低,都要從上任起,就要橫下心來,帶動部隊將自己做強。一支戰鬥部隊不做強自己,不僅沒有發言權,甚至連上戰場的權利都可能被剝奪掉。即使不被剝奪掉,就算跟著主力去衝鋒陷陣,而自己隻配去看看俘虜或者看看倉庫,打打雜這類二等活、三等活。我讀戰例倒真的讀出來自己的誌向,讀出來勇氣,讀出來決心一定要做強自己。

現在社會上有一種我認為是不全麵的說法:“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則認為,一心隻想當將軍的士兵,不能說是最好的士兵。如果在戰火紛飛的前線,要我帶一群想當將軍的士兵去打仗,我得首先掂量掂量,這一仗勝算能有幾乎?我認為,隻有敢打勝仗的士兵才是好兵。如今沒有戰爭環境了,欠缺的,就是流血和死亡的考驗。而戰爭的其它條件全在。服從命令、執行任務堅決;行動迅速,講求紀律;摸爬滾打、不怕困難。

這些全是戰爭條件,這些在今天就等於是戰爭有大半個存在。就是過去,也不是全靠戰場練兵。戰場能練出精兵,訓練場也能練出精兵。依我多年搞訓練的體會,訓練的本質,就是讓部隊,包括幹部和士兵能適應各種錯綜複雜的戰爭環境、條件,以達到人員與武器裝備的完美結合。我看這樣就是練出精兵了。如今沒戰爭了,訓練任務更艱巨,更繁重。訓練能出精兵。

第七條,部隊尤其是一線部隊,要保持旺盛鬥誌,時刻有應戰的準備。

珍珠港戰役美軍的深刻教訓之一,就是豪無應戰準備。美麗的自然環境、優哉富足的生活官兵們似乎太平日子過慣了,一切都按部就班,一切都處於一種很懶散的狀態之中。即便有了新情況發生,也認為這是常態,根本就視而不見。當炸彈在頭上爆炸了,又四散逃命,沒有任何抵抗。珍珠港一戰盡管令人心痛、心碎,但它暴露了一個事實:和平時期要保持官兵旺盛的鬥誌,這個困難很大很大。

和平與戰爭,這是一對孿生兄弟,又是一對共同體。我中有你,你中又有我,永遠都不會單獨存在。或以和平為主,中間也會有局部戰爭出現。現在雖然是和平發展時期,這是大的方向,大的戰略認識,而戰爭盡管是些局部的,還真一直沒停過。“二戰”至今過去七十個年頭,雖說沒打世界級大戰,可局部戰爭,一直此起彼伏,一波接著一波,七十年裏沒消停過。和平與戰爭的轉換,都是迅雷不及掩耳的,甚至來得之快,或令人發呆,或令人窒息。從和平轉入戰爭狀態,快則主動,慢則被動挨打,甚至會從此一蹶不振。蘇聯於“二戰”之初被動挨打,被德國法西斯軍隊打得落花流水,一直挨打挨到莫斯科,方才出現轉機。因此,僅從國家戰略上應付戰爭的準備是不夠的,我們身處一線的軍人,則要時刻保持旺盛的鬥誌,保持時刻有應戰的心理準備才行。

第八條,學習誌願軍,用最快速度掌握快艇技術、征服海洋,準備打頭陣。

我們二期快艇學員,於1951年9月開學。此刻朝戰正打得昏天黑地,誌願軍將士正浴血奮戰呢。也在此刻,第一批誌願軍空軍參戰了。一出馬就將美國空軍打得暈頭轉向,這個下馬威可是厲害。也正是此刻,我們二期學快艇的開學了。那是一種受到朝鮮戰場接連的勝利得到鼓舞的心情。學習是戰鬥姿態,又是一路小跑,往前趕呀。說來也奇怪,我們43軍進軍西南時,其實那也是一路小跑,往前趕什麽?就是要加強我軍戰鬥力,贏得打敗蔣軍的戰爭。這次進快艇學校,又是一路小跑,往前趕,趕的什麽?爭取趕上抗美援朝前線,在大海上與美國軍艦較量較量,看看誰是強者!

兩次一路小跑往前趕,背後都有一個共同的對手,就是美國侵略者。從前叫他運輸大隊長,到了戰場,就是真刀實槍麵對麵了。我拚盡全力往前趕,一心想給美國人送上十顆八顆魚雷,讓美國人嚐嚐魚雷是啥子滋味兒?

學快艇一路小跑的精神,貫穿於我學習的方方麵麵。我們這批學員有一點非常幸運,能經常聽到誌願軍回國代表團的英雄事跡報告。我們校領導不時會請前線英模人物來給學員作報告。報告人慷慨激昂,而我們這些學員則聽得更是熱血沸騰。每次聽完報告,都壓不住心中怒火,讓我的學習更加自覺、更加努力。

【張逸民在海上訓練照(1960年)】

我在學快艇期間,或是之後的許多年裏,我都會經常想到誌願軍血戰的場景和那些英勇犧牲將士的動人事跡。那些為中國的強大而壯烈倒下的先烈,一直讓我無法忘懷。停戰後,我就想,我們及我們的後代子子孫孫們,該怎樣去評價誌願軍將士的英雄壯舉呢?又該怎樣去紀念這些倒下的先烈的偉大價值呢?我隻能在這裏道出我自己心裏的評價。它代表不了我之外的任何人,更代表不了我的後代,隻是一家之言,又可以說這是我張逸民個人向先烈致敬的獨白。

抗美援朝戰爭,實際這是中美之間的一次大對決。而這次大對決,是或遲或早都得發生的,是一場不可避免的大戰。這場大對決,不管來得是遲是早,這都不是中國人民所能決定的,這場大對決的主動權,握在美國人手中。或遲或早,都得由約翰遜們說了算,由麥克阿瑟將軍們說了算。這場戰爭對中國人來說,是早了點。那時的新中國剛成立不久,國內有諸多問題需要處理,僅那一大堆匪患就夠我們忙乎的了。再加周邊許多不識相的政客,更是挑釁重重。正是在重重困難之際,美國又將戰爭強加於我們,能說不早嗎?可是約翰遜們、麥克阿瑟們,他們打錯了算盤。也說句真話,連我們老大哥蘇聯人也對這場戰爭打錯了算盤。這場大對決,是中國人笑到了最後。而美國從軍隊成立以來的不敗金身,是在戰場上被人民軍隊打敗的,是我軍最終戳穿了金身而現出紙老虎的原形。這場戰爭讓全世界吃驚,也給勞動人民以和平的新希望。

有一點我必須提及,我想,這正是我們子子孫孫都要記住的:中美這場大對決,給中國人民帶來善果到底有多大?而對美國人帶來的創傷到底有多深?恐怕怎麽去評價都不為過。這次大對決給中國人民帶來的善果就是一條:中國人的腰板挺直了!中國這頭沉睡了二百多年的雄師,終於覺醒了!

這次中美大對決,給美國帶來的創傷太深了,既像一場噩夢又像是被魘住一般,一想到朝戰,就會膽戰心驚。就如中國古語所言“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精神垮下來了,再重建金身,恐怕絕非一、兩代人所能完成的。中美大對決已經過去半個多世紀,還未見大打的跡象。今天美國雖然戰略東移,將亞洲視為重點,明眼人一看都懂,這戰略重點東移的寶是壓在中國人頭上的。然而,中國人昨天不怕,今天就更不怕了。中國人有條件也有本錢從容以對。今天大不同了,美國人往日的輝煌不再,正在下坡路上掙紮呢。美國人現在是負重行軍,隻會是越走越累,已經沒有六十幾年前的一身輕了。

今天這大好的和平環境,正是當初中美大對決後誕生的。我常常告誡我的兒女們,今天的這和平環境能維持這麽久,抗美援朝戰爭中,中美大對決是第一位的功勞。我們的子孫們,既要悼念那些抗美援朝戰爭中犧牲的先烈們,又要永遠記住那些為抗美援朝戰爭取得勝利在一線衝殺的將士們,牢記他們的功勞,牢記他們的無私奉獻!他們就是奠基在我們腳下讓我們享受了幾十年和平生活的基石。抗美援朝的先烈們,永垂不朽!

學員生活是十分活躍的,盡管當時有抗美援朝戰爭盯著我們,並且盯得很緊,我們的學習過程不隻是一路小跑,而且後期還有許多實習活動。真是屁股後有戰爭相逼,那種緊日子,我覺得很緊張,也很亢奮。從戰爭亢奮中走過來的年輕人,最大特點是講實際。

留下回复

時事通訊

熱門帖子

老撾戰場遭美機突襲,犧牲24位戰友,我的床上落了彈片

新兵朝悶罐車外撒尿,卻尿不出,連長說:撒尿不要有雜念

海戰英雄張逸民:2艘魚雷艇相撞,責任人開會不檢討,我裝瞌睡

粟裕頻繁調動部隊,許世友發牢騷:你們隻曉得地圖上指手畫腳

誌願軍副師長張峰:一個月內,當了平壤漢城兩個首都的司令

120師是否擊斃日軍少將?日本史料並不可信,肖鋒日記記錄真相

誌願軍出國,麵臨嚴峻難題:“取之於敵”杯水車薪

抗聯大叛徒謝文東,包圍縣城殺50餘官兵,我軍派坦克攻城

新兵連上下鋪的講究:上鋪比下鋪早醒2分鍾,還不方便

爭議在西段,開打在東段:1962年對印反擊策略,規律何在

聶帥憶抗戰初期拚刺刀:3個日軍背靠背,10個八路軍不占便宜

援助老撾2年,空心菜當家,“鋼管菜”吃太多,回國不願碰

援助老撾2年,空心菜當家,“鋼管菜”吃太多,回國不願碰

援助老撾2年,空心菜當家,“鋼管菜”吃太多,回國不願碰

海戰英雄張逸民:我一生兩次1月10日,冰火兩重天,改變人生

誌願軍出征,彭總囑托劉亞樓:空軍司令員,我等著你的空軍呐

聶榮臻伏擊日軍,繳獲3門山炮,卻無人會開車,隻好燒汽車

警衛員借門板鋪床,粟裕批評:門板拆了,老鄉敞著門怎麽睡?

新兵連發了兩個包:一個枕頭包,一個是針線包,另發大褲衩

張逸民回憶:我單艇獨雷,近距炸沉蔣艦,水柱衝天,震得耳朵失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