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21師戰史:戰士倒地就睡,周昆朝天開槍叫醒,羅榮桓不以為然

75個紅軍師58

作者:卡迪羅

在工農紅軍曆史上,紅軍主力部隊存在過四個紅21師,分別是紅8軍團21師、右江紅7軍21師、江西蘇區紅7軍21師和閩浙贛蘇區紅10軍團21師。本文介紹紅8軍團21師,這支悲壯之師,隻正式存在了三個月不到。

1933年9月第五次反圍剿戰爭開始後,紅一方麵軍主力大部分調往北線和東線,為了保衛江西蘇區腹地,阻止敵人從西線進攻,11月,上級將江西蘇區獨立2、3、13團和瑞金警衛師合編為西方軍,由江西軍區司令員陳毅兼西方軍司令兼政委。在陳毅的指揮下,獨立2、3團曾多次穿越蔣軍堡壘線,深入敵占區開展遊擊戰爭。

1934年7月,獨立2、3、13團改稱紅61、62、63團,9月,隨著紅一方麵軍主力即將向西突圍,這三個團也被合編為紅21師,師長周昆,政委黃甦,全師共2521餘人,其中61團長鍾世清(1937年病故),62團長馬良俊(1937年叛變),63團長不詳。9月5日,紅21師將陣地交給前來接防的紅5軍團後,開往崇賢一帶休整,並接收了2000餘名新兵。

周昆,原名周緒昆,1902年出生於湖南平江,參加過秋收起義和井岡山鬥爭,曾任紅4軍連長、紅12軍34師師長、紅4軍11師師長、紅1軍團3師師長,是紅一方麵軍一位非常有能力的師級指揮員。黃甦,1908年出生於廣東佛山,參加過廣州起義,在港島從事過地下工作,曾任紅34師政委、紅1師政委。

【紅8軍團21師師長周昆,政委黃甦】

紅21師在崇賢僅休整了一天,又開往第一次反圍剿全殲蔣軍第18師的戰場龍岡,在這裏構築工事與紅23師(原警衛師)一起阻擊蔣軍。為了統一指揮這兩支部隊,上級決定撤銷西方軍司令部,改由這兩個師合編為紅8軍團,軍團部由紅21師師部兼任。由於軍情緊急,改編命令隻傳達到連一級指揮員,很多當地老百姓仍把這支部隊成為西方軍。

現在有不少史籍資料說,紅8軍團所屬的21師、23師2個師都是新兵師,且毫無戰鬥力,所以在湘江戰役中全軍覆沒,這個說法其實是不對的。紅21師在第五次反圍剿前即是經常深入敵後遊擊的江西軍區獨立團,在反圍剿中又與戰鬥力較強的蔣軍薛嶽部打了半年多的山地防禦戰而未受挫,這怎麽能算新兵師呢?隻是和其他師一樣,在出發前臨時補充了一部分新戰士而已。

1934年9月23日,薛嶽又集中第59、90、92、93四個師,在飛機的助攻下,采取“輪番攻擊,交替掩護”的戰術,對紅8軍團兩個師的防線發起新的攻擊。薛嶽本是反蔣軍閥張發奎手下的大將,張發奎投降蔣氏後,他也跟著投靠蔣氏。蔣氏嚴令薛嶽一定要在9月底前攻占龍岡鎮,為此薛嶽隻好硬著頭皮不惜血本的強行攻擊。

【龍岡革命烈士紀念碑】

但在周昆、黃甦的指揮下,紅21師依靠龍岡一帶的險要地形,節節防禦,使得薛嶽直到1934年10月8日都未能攻占龍岡。8日晚21點,上級傳來命令,讓紅21師於次日撤出陣地,轉移至龍岡鎮上待命。這天正是農曆九月初二,原本是龍岡當地傳統的節日“圩日”,但當天龍岡街上卻冷冷清清,沒有一個群眾。

1934年10月17日,紅21師撤出龍岡鎮,作為全軍右翼後衛部隊正式踏上長征之路。原江西軍區政治部主任羅榮桓被調來任師政治部主任,周昆、黃甦原本是他的下級,這下羅榮桓反而成了他們的下級。由於行軍途中軍情緊急,周昆、黃甦對羅榮桓也就有些顧不上,連基本的行軍計劃也不通知他,讓羅榮桓有些不滿又很無奈。

【開國元帥羅榮桓,曾任紅21師政治部主任】

1934年11月下旬,紅一方麵軍突破蔣軍三道封鎖線後,來到湘桂邊境。走在後麵的紅8軍團在渡過瀟水後,上級突然命令該部繞道去廣西灌陽縣水車鎮,與等在那裏的紅3軍團6師取得聯絡。由於臨時變更行軍計劃,加上還要不斷和桂軍的追兵打仗,紅8軍團隻能走走停停,移動速度非常慢,而此時紅1、3軍團正在湘江渡口南北與敵軍浴血奮戰。

10月29日,連日的行軍作戰已使得部隊非常疲勞,不少戰士走著走著,便一頭倒在地上呼呼大睡。師政委黃甦脾氣暴躁,著急得用馬鞭子不停地抽打這些戰士,然而效果不大。平時十分沉穩的周昆則想出了一個歪主意,即朝天打幾發機關槍,還在睡夢中的紅軍戰士聽到槍聲以為是遇到敵人襲擊了,於是馬上紛紛跳起來繼續向前行進。

事後,周昆還為自己的這一辦法得意洋洋,羅榮桓聽後不以為然,對周昆說:“戰士們聽到槍響跑得快,是因為他們怕當俘虜。這種辦法用多了就不管用。”當天午夜,紅8軍團總算趕到水車,這時因為湘江渡口已經被敵人占領,紅6師已經先自行搶渡湘江去了,紅8軍團遇上的是全軍總後衛紅34師,師長陳樹湘讓紅8軍團快走,自己率部留下斷後。

1934年12月1日下午,紅8軍團的兩個師終於趕到湘江邊僅存的渡江地點鳳凰嘴,這時因為一路急行軍,從江西蘇區出發時補充的新戰士大部分都已掉隊或者逃亡。由於來不及架設浮橋,全軍團戰士隻能跳入江中徒涉渡過湘江,雖然鳳凰嘴是湘江水位最淺的地段之一,但也達到了紅軍戰士的腰部,因此人在江中移動的速度非常慢。

【紅21師62團政委王貴德少將,63團政委黃誌勇中將】

這時紅34師因為與紅8軍團聯係切斷,已經轉移到別處去了,桂軍一部趁隙追殺到江邊,在岸上架起了機關槍向正在徒涉渡江的紅軍戰士們掃射,同時蔣軍飛機也一刻不停得在空中盤旋、投彈,給正在渡江的紅軍戰士造成了很大傷亡。此時紅21師尚有許多人沒有渡江,在敵人的衝擊下,這部分紅軍戰士的建製被完全打亂,不是被俘就是跑散。

等全軍團渡過湘江後,原本1萬餘人的兩個師如今加起來已不足2000人,而其中隻有一小部分是紅21師的戰士。例如跟隨羅榮桓徒涉過江的紅21師政治部全體工作人員,隻剩下一個扛著油印機的油印員。周昆聽了兩個師傷亡情況的統計匯報,沮喪地說:“部隊傷亡太大了,我也是曬幹的蛤蟆,隻剩了一層皮。”羅榮桓怕周昆情緒太消極,安慰他說:“還好我們師部的電台還在,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啊。”

1934年12月13日,由於部隊減員太多,為充實建製,上級下令撤銷紅8軍團的兩個師,其餘部並入紅5軍團。原軍團長兼紅21師長周昆調任紅一方麵軍參謀長,1938年抗戰期間攜款失蹤。原軍團政委兼紅21師政委黃甦調任紅1師政委,1935年在直羅鎮戰役中犧牲。

附錄

紅8軍團21師曆任師長

周昆(1934.09-1934.12,1938年失蹤)

紅8軍團21師曆任政委

黃甦(1934.09-1934.12,1935年犧牲)

留下回复

時事通訊

熱門帖子

排長,注意眼睛!隻見密密麻麻水果糖,雨點般扔向軍車

印軍俘虜和我軍夥食一個樣,印俘卻不幹:每天要喝牛奶甜茶

王海逝世,1人擊落9架美機!誌願軍陸軍挑翻美軍,空軍再踏一腳

“軍長夫人”嘯聚十萬大山,無惡不作,主席嚴厲批評廣西剿匪

軍醫和2名傷員一同被炸,犧牲後一同安葬,追記一等功

抗美援朝第六次戰役,為何引而不發?總理複電:備而不戰

八路軍找蔣軍領彈藥,本以為領滿滿一擔,誰知隻給4個地雷

衛生員救53人,“白金10分鍾”包紮傷員創奇跡,昆明軍區授稱

上甘嶺傷亡巨大,還打不打?王近山槍打斑鳩,下一賭注

上甘嶺傷亡巨大,還打不打?王近山槍打斑鳩,下一賭注

6縱關閉電台行軍,堵住廖耀湘十萬人馬,林總讚:好樣的

山東悍匪“劉黑七”,有8個替身,橫行29年,被八路軍消滅

林總帶的隊伍真牛:七路日軍圍攻,仍巋然不動,重創日軍

解放海南島,海上練兵撈魚蝦改善夥食,遇上鯊魚群

紅20師戰史:紅軍爆破贛州,計算失誤,40名敢死隊員被埋

八路軍連長拚刺刀,一不要命二出槍快,殺5個日軍後拉響手榴彈

上甘嶺最後收攤的團隊,隨打隨補,傷亡達一個團兵力的兩倍以上

王耀武俘虜紅軍師長,見麵很驚訝:單衣滿是補丁,身帶破瓷碗

船老大死活不參加解放海南:船是身家性命,隨時船毀人亡

炊事員做好飯,15軍戰士來不及吃,抬鍋行軍,邊追邊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