誌願軍動用“沒良心炮”,美軍震死也不明白,哪來如此威猛火器

浴血三八線35

作者:忘情

1951年4月20日,誌願軍攜手朝軍,在半島中部發起了運動戰階段的第五次戰役。在一個月的時間裏,誌願軍先後在西線和東線,發起了兩輪攻勢,糧彈漸近,已呈強弩之末之勢。

已察覺誌願軍後勤補給弱點的美軍,糾集其他國家的仆從軍,從5月20號開始展開了反攻。當天,美軍空降第187團在誌願軍63軍189師566團後方的580.7高地,空降了約1個連的兵力。美軍的如意算盤是,讓這支分隊釘在誌願軍後撤的必經之路上,配合正在向小理山發動排山倒海攻勢的美7師和英29旅,粉碎已精疲力竭的誌願軍部隊。

在正麵受敵的情況下,誌願軍189師隻能先拔掉美軍插在580.7高地上的這枚“釘子”,方能解決後顧之憂。這一任務,交給了第566團。團長朱彪從下屬的各連隊中,抽出1營1連、3連,3營7連,總計3個連的兵力,負責夜襲580.7高地。

說起來是3個連的兵力,但已連續作戰1個月的566團,尚未得到一兵一卒的補充。這3個連加起來也就150人左右,僅相當於1個齊裝滿員的連隊,與美軍空降兵兵力相當。而無論是武器裝備、彈藥供應,還是體能,誌願軍都和美軍空降兵相去甚遠。

美軍空降兵連長也是這麽想的,因此他率部占領580.7高地後,懶得構築工事。天黑後指派了警戒哨,就放心大膽地和部下們一道,鑽進溫暖的鴨絨睡袋裏享福去了。

參加夜襲的566團3個連隊,於20日午夜時分,銜枚疾近,悄無聲息地摸上了580.7高地。待到美軍警戒哨察覺時,誌願軍尖兵一槍就撂倒了他。

這個美軍連長的布哨布得極不妥當,哨位離連本部宿營地不過三十來米。因此槍聲一響,雖將一眾美國大兵從睡夢中驚醒,但快速接近的誌願軍指戰員已率先投出了一排手榴彈,炸得地上一片鴨絨睡袋支離破碎、血肉橫飛、鴨毛飄舞。美軍連長在這第一輪攻擊中就去見了上帝。

殘存的美國空降兵剛剛抓起身邊的M1卡賓槍,誌願軍明晃晃的刺刀就逼到了他們眼前。如果拉開距離對射,美軍空降兵手中既短小輕便、又火力極猛的M1卡賓槍肯定占盡上風。但若論拚刺刀,卻遠非誌願軍手中老式栓動步槍的對手。

戰鬥很快便結束了,誌願軍方麵以微乎其微的代價,活捉了約60名美軍戰俘。不過,在度過了遇襲之初的恐慌期後,這些此前沒怎麽與誌願軍交手,也就沒吃過啥虧,更談不上長記性的美軍空降兵,開始動起了歪腦筋。他們利用誌願軍指戰員大多不懂英語的弱點,開始暗中串聯,被多次喝止後仍屢教不改。

21日天剛亮,美7師和英29旅又開始向566團防禦陣地發起瘋狂進攻。此時戰線已離580.7高地不遠了,566團這3個連留下小分隊看押俘虜,其他人奉命增援前沿。美軍戰俘見狀,以為有機可乘,便發起了“行動”,企圖奪取看押戰士的槍。警惕性極高的戰士們沒讓對方得逞。負責警戒的機槍果斷開火,瞬間將這些不知死活的美國大兵打成了馬蜂窩。

卸掉了這個沉重包袱的誌願軍戰士,隨後也增援前沿陣地去了。

566團指戰員以不足編製數一半的兵力,死死頂住了美英軍整整1天。但到傍晚時,他們的彈藥將盡,防禦陣地也被敵人的優勢炮火犁了好幾遍,幾乎所有的野戰工事都被摧毀殆盡。由於部分陣地失守,敵我雙方呈現犬牙交錯之勢。

已接到後撤命令的朱彪,認為若不給對手來個“下馬威”,僅憑指戰員們的兩條腿,怕是很難擺脫美英機械化部隊追擊的。他考慮再三,決定讓一直沒舍得怎麽用,準備用於應付最困難情況的1營1連負責斷後。為了加強該連的火力,朱彪不僅讓團直屬隊將所剩不多的彈藥,大部分均給了1連,還將團裏受過工兵訓練的戰士找出來,幫1連準備一款“秘密武器”------飛雷筒。

飛雷筒是這種土造武器的正式稱呼,淮海戰役時,吃過這種土造武器大虧的黃維第12兵團幸存官兵,給它取了個更加形象的名字“沒良心炮”。它的構造極為簡單,無非是利用後半部半埋在土裏,呈一定傾斜角的汽油桶拋射炸藥包。由於汽油桶直徑約0.8米,因此捆紮成圓餅狀的炸藥包重達幾十斤。雖說它射程也就百餘米,彈道也不固定,談不上啥射擊精度,但架不住炸藥包裝藥多,其威力遠超炮彈。由於它主要是靠炸藥爆炸後產生的衝擊波殺傷有生力量,因此被它炸死的孤魂野鬼們往往屍體外表無甚創傷,但五髒六腑卻被震裂,七竅流血而亡。“沒良心炮”的稱號由此而來。

飛雷筒最早出現在1947年上半年的中原戰場上,中野和華野均有確切使用記錄,並在淮海戰役第二階段圍殲黃維兵團的戰鬥中得到了最廣泛的應用。相較而言,63軍的前身華北3縱,乃至整個晉察冀野戰軍,在三年解放戰爭期間並無使用飛雷筒的記錄。而且飛雷筒這種旨在彌補攻堅手段不足的土造武器,在我軍裝備得到極大改善後,便迅速淡出了人們的視野。63軍566團中有戰士會製造、使用飛雷筒,一方麵可能是建國後的工兵集訓中,飛雷筒仍然是訓練內容之一。另一方麵,全國未整建製入朝參戰的野戰軍,也普遍抽調指戰員組成補充兵團入朝。63軍在入朝前很可能也補入了來自其他部隊,有著飛雷筒使用經驗的指戰員。

63軍在前期的進攻中,繳獲了不少東西,其中就有看似用處不大的空汽油筒。它們原先的主人們萬萬想不到,這東西在誌願軍手中,卻能變成令他們聞風喪膽的利器。

飛雷筒的製造並不複雜。所需炸藥、拋射藥、導火索和隔板,也很容易在戰場上找到。566團1連將飛雷筒布置在美軍炮火死角,筒口朝向坡度較緩的美軍步兵進攻必經之地,然後隻在前沿放2個觀察哨,其他人隱蔽在陣地的反斜麵。

5月22日一早,美軍在對1連駐守的陣地實施了長時間炮擊後,步兵開始發起衝擊。該連待敵接近至手榴彈投擲距離後,才突然以輕武器開火。美軍本能地就地尋找隱蔽物趴下。令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幾聲悶響之後,幾個不明物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騰空而起,晃晃悠悠朝他們頭頂飛來。還沒等美軍弄明白是怎麽回事,幾聲巨響亮徹雲霄。待硝煙散盡,那些美軍就沒剩幾個還能喘氣的了。

對誌願軍火炮不屑一顧的美軍,至死也弄不明白,誌願軍上哪弄來了這種威力奇大的秘密武器。美軍前沿指揮官也被眼前發生的這一幕驚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以至於久久沒法組織起新的進攻。這無疑為566團轉移又多爭取到了一段時間。

不過,1連畢竟人少力弱,在美軍的後續進攻中,飛雷筒雖再次發射成功,但其再裝填步驟繁瑣、耗時漫長的缺點也顯露無遺。加之美軍將迫擊炮前調,盡可能填補大中口徑火炮射擊死角。因此打到後來,1連主要還是靠手中的步槍、衝鋒槍、機槍和手榴彈、爆破筒與敵殊死搏殺。待到完成阻擊美軍1個白天的任務後,早晨還有185人的1連,隻撤下來17個輕重傷員。

留下回复

時事通訊

熱門帖子

三班長嚷:炮團有鋼盔,咱是炮兵憑什麽不發?至少能防冰雹啊

馮家溝伏擊,名氣不如平型關,卻效益巨大:一舉收複6縣城

江西子弟組成紅6師,湘江戰役打光1個團,僅10餘人生還

孫中山出題招的黃埔生,22歲犧牲,毛主席:給我3個師也不換

抗美援朝“金彭”相爭,斯大林電令:一切聽彭德懷

對越作戰,宣布特殊紀律:愛護越南一草一木,掩埋越軍屍體

鄧小平令:柑塘打一個惡仗,殲敵萬把人!黎筍如熱鍋上螞蟻

115師東進翻雪山,張國華早有經驗:每人一塊生薑,部屬無傷亡

副營長告密,南昌起義提前2小時,賀龍槍斃叛徒,以儆效尤

叛徒帶走密碼黃金,遊擊隊杯弓蛇影,誤把陳毅當叛徒,關了4天

土匪洗劫王樹聲,卻留下戒指:我們不是壞人,沒飯吃才幹這個

張國華收編200人“響馬”,加入抗日隊伍,槍法不錯,無人叛變

越軍遍設地雷,突擊分隊吃盡苦頭,傷員抬下,大多地雷傷

軍隊醫療隊員淚別武漢:沒有歡送,真好!你看不見我哭紅的眼

華野泥濘跋涉,掩護劉鄧挺進大別山:鞋幫還在,鞋底沒了

林彪三次下令調動部隊,鍾偉三次抗命:誰再說走,當場槍斃

船工幫紅軍過大渡河,劉伯承:工錢要優厚,萬一不幸要補償

紅軍俘虜敵師長,賀炳炎咬牙切齒,一刀砍死!被賀龍痛罵

“倒戈將軍”石友三進犯,張國華青紗帳設伏:跟我衝!

貴陽新兵劉國智犧牲,指導員隻告知幹部,特別要求:保密